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维以不永怀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谁动了我的账号卡

其实我也不太关心账号卡怎么样了,我也只想把这几对虐狗的基佬和异性恋拉出去打死……

和气生财:



又名《豪门背后的故事:那一夜发生在五个男人身上的秘密》


嘉世中心含修伞,依然是假如苏沐秋在嘉世的设定。


恶搞,很多私设,很OOC,放飞自我!








00 / 事件的开始




事情发生得很蹊跷。


昨夜是嘉世首冠的庆功宴,一群小年轻在陶轩的带领下喝到了半夜。这还不算尽兴,收摊出来以后脚步一歪,回到嘉世网吧又支了一桌,抬了好几箱啤酒堆在门口,大有战到天明不醉不归的意思。


叶修早在第一轮就倒下了,还是被苏沐秋架着从酒店出来的。回到嘉世网吧以后,苏沐秋把他丢到楼上的休息间里,捋着袖子就杀进续摊的战场中去了。




结果第二天早上叶修醒来以后,一摸口袋,发现他的账号卡不见了。






01 / 叶修的场合




换言之,嘉世的顶梁柱一叶之秋不见了。


全嘉世上上下下,无论是清醒的还是不清醒的,个个神情都十分严肃,带着一身没散尽的酒气围在了一起。


“这个事情很严重!”


陶轩坐在众人中间,审视的目光环顾了一圈:“账号卡带在身上,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?”


回应他的是一张张宿醉未消的麻木面孔。


吴雪峰酒量好,酒桌上太极拳也打得好,此时几乎是场上最清醒的人,他捏着眉心对叶修说:“先回忆一下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?应该不会掉到外面了吧?”


叶修宣布完这个爆炸性消息以后就一直坐在角落里发呆,这会儿被吴雪峰点到名字了,才回过神来。


“不会,我昨晚中间还起来上了一下游戏,那个时候账号卡还在。”


“你昨晚上不是一觉睡到天明?”众人大惊。


“好像中间起夜……”


叶修好像终于清醒了一点,扶着额头说:“对,想起来了。中间起夜路过二楼的包厢那边,发现里头有亮光。结果进去一看电脑开着没人,屏幕上挂着荣耀的登陆界面,我就顺手插了个账号卡上线看了一下。”




众人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,觉得真是诡异之至,大半夜无人的电脑开着游戏界面,这个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顺手上个线。


“你上线干什么?”


“忘了,那会儿不大清醒。”叶修思索了一下,“可能是想看看有没有野图boss刷新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可以说是荣耀圈的道德模范先锋了。


“是不是你下线以后忘了拔卡,把账号卡忘在读卡器里了?”吴雪峰说。


叶修摇了摇头:“我早上去看过了,包厢的读卡器里面是有一张账号卡。”


嘉世战队的众队员一听他这语气,就知道这事还远远没完。


“但是账号卡不是我的。”叶修表情十分沉重,“我登录了一下,是第三区的一个战斗法师……”


“霸气雄图的。”


这句话简直犹如在场上投下了一枚惊雷!立刻就有乱七八糟的脏话飙了出来,网吧内的空气完全变了,甚至有人伸手摸向了地上咕噜噜乱滚的空酒瓶。


“妈的我们中间居然有霸图的叛徒!”


“是谁?!现在立马老实站出来,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我们留你一口气!”


“翻了天了!霸图的人手都伸到我们嘉世了!”




在一片骂声当中,那张无人认领的三区账号卡被放在了桌面上。


就因为这一张小小的卡片,网游里一路打出来的兄弟情谊变得摇摇欲坠,在座的人互相打量着彼此,试图在对方的脸上看见“奸细”两个字。


“啊!”


突然有人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蹦了起来,所有人的心跳都跟着晃了一下。


“我……”


那人犹豫着踌躇着,目光游移到了在座的一个男人的身上。大家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然后都惊呆了。


“不可能,开什么玩笑?!”


“你是不是故意扰乱视线,其实你才是那个叛徒吧!”


举报人一脸痛苦:“我也不敢相信,也许是误会吧?”


“但是!”他话头一转,大义凛然地看向了半天没说话的陶轩,“昨天晚上陶哥喝到一半说去厕所,我跟在他后面到门口拿酒,结果却看到陶哥上二楼去了。”


“当时没多想,现在一提想起来了。所以陶哥,你上个厕所为什么要到二楼去?”


陶轩铁青着脸坐在人群当中,目光死死地盯着桌上的账号卡,半晌没有说话。




“话说,我今天上线的时候,好友列表里还有人跟号主打招呼,说他要的橙装爆出来了。”叶修突然开口。


他边说边摸了根烟点上:“也不知道号主一直拿不回账号卡的话,对面的橙装会不会卖给别人?”


陶轩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十分精彩十分难以形容。


在众人的一片沉默中,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伸手碰向了那张账号卡。


“是我的。”陶轩咬着牙说。






02 / 陶轩的场合




“我在霸气雄图……开了个小号。”陶轩说。


“陶哥你堂堂嘉世战队老板,去霸气雄图开小号是什么诉求?”


嘉世战队的队员们实在是莫名其妙。他们自然不会怀疑陶轩是所谓的“叛徒”,如果他是叛徒,那现在嘉王朝公会早没了。


“这真的是说来话长……”


陶轩向叶修要了一根烟,带着仿佛被公开处刑一样的表情,在烟雾缭绕下自白着。




一开始陶轩只是在第三区开放的时候,随便拿了张账号卡去新区玩了玩而已。


他没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,所以也没加入嘉王朝的公会,只是没事上去混混野队打打本什么的。


结果野队混着混着,居然混出了固定队。陶轩的固定队队友都是刚开始玩荣耀的新人,日常刷本十分依赖他,跟在他屁股后面管他叫大哥,极大地满足了陶轩膨胀的虚荣心。


陶轩心想,几个小菜鸟,带他们一段时间好了。


当时陶轩心里计划的挺好,等时机成熟了,菜鸟队友们不那么菜了,他就带着他们去投奔三区的嘉王朝公会,过一段再告诉他们自己要A了,顺顺利利功成身退。


就在战法大哥和他的菜鸟队友感情日渐升温的时候,陶轩在嘉世战队这边有点事情,两三天没登游戏。


然后再次上线的时候,陶轩傻眼了。


几天没看住,菜鸟队友们的名字后面齐刷刷带上了霸气雄图的标志!




“怎么回事!!”陶轩愤怒地敲着键盘。


“霸气雄图特别好!”菜鸟队友们快乐极了,“福利好待遇好,大哥你也和我们一起来霸气雄图吧,我们接着一起刷本!”


“你们没考虑过嘉王朝吗?”陶轩悲愤不已,有种自己种的苗还没养大就被隔壁老王撅了的心情。


“嘉王朝?没什么兴趣啊。”菜鸟队友们仍然很快乐,“霸气雄图真的特别好,大哥你来了就知道!”


陶轩的心情实在是太复杂了,那叫一个百味杂陈,那叫一个意难平。


霸气雄图到底好在哪里?他倒是要去看看!




好在哪里先不提,陶轩毕竟是从第一区过来的老玩家,和菜鸟队友们一起在霸气雄图打本,打着打着就在这新区混到了一个公会中层干部的位置。


他渐渐觉得这展开好像不大对头,等他意识到的时候,三区霸气雄图公会里跟着他混的菜鸟玩家,已经由一个队发展到了一个团!


这不行啊,他堂堂一个嘉世战队老板,天天在霸气雄图厮混算是怎么回事?


陶轩很烦躁,一边考虑着怎么找个机会走人,一边继续陪着菜鸟们打本。




最终让陶轩得以抽身的契机,是他和菜鸟队友们的一次争执。


当时职业赛季第一赛季常规赛过半,菜鸟队友们也多少开始了解职业圈的选手了,在公会里聊天的时候,大家都纷纷表示这赛季霸图肯定能夺冠。


陶轩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,于是直接大大咧咧地表示他看好嘉世。


公会里的气氛一下冷了起来,菜鸟队友偷偷和陶轩私聊,说大哥你不能直接在公会里这么说啊,这可是霸气雄图的地方!


陶轩回复,我是真的看好嘉世,如果嘉世夺冠了,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嘉王朝混?


几个月过去,他的菜鸟队友已经不是很菜了,最终还是没给陶轩回话。


于是陶轩就这么下线了,再也没上线过。




嘉世夺冠的这一天晚上,陶轩喝着酒喝着酒,忽然想起了他的这段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卧底经历。


也许是酒精上头了,他在钱包里翻出来了这张账号卡,跑到二楼包厢偷偷开了台机子。


他的菜鸟队友居然在线,陶轩心情很畅快地私聊说,怎么样,我说的没错吧,嘉世夺冠了。


没想到对面根本不在意他说的话题,兴高采烈地刷屏回复他说,大哥你真的回来了!他们都说你肯定A了,但是我们几个老是觉得你还会回来的。还有还有,最近新开了个爆战法橙装的本,我们几个有背着公会偷偷给你刷,想等你回来给你个惊喜,可惜一直没爆出来。


陶轩看着屏幕上飞快跳动的消息,对面的开心都快从字里行间里溢出来了。


这算怎么回事啊?


陶轩越想越郁闷,于是久违地和菜鸟队友们一起下本去了。


最气愤的是,当年的菜鸟队友们,现在已经个个技术都比他好了。




故事讲完了,陶轩的烟也吸完了。


“我昨天晚上是借着上厕所去了二楼,然后中间觉得离开的太久了,就拔了卡去楼下又喝了一会儿。”


陶轩把账号卡重新塞回了钱包里:“我还打算上去就没关电脑,叶秋应该就是在我不在的时候进来的。”


“但是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我是真没看见。”他摇了摇头,“我再上到二楼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,那时候包厢里电脑被人关了,我重新开机登陆的时候读卡器里是空的。”


“没想到我第二次上去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账号卡落下了。”


他郁闷地说。


“那陶哥你在二楼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经过?”嘉世的一个队员抹了把脸,又问。


“昨天我也有点晕晕乎乎的,没什么印……”


陶轩忽然顿了一下,缓缓转头看向身边的吴雪峰。


吴雪峰一怔:“啊?”


“我中间从二楼下来的时候,看见二楼尽头那个厕所亮着灯,当时还以为是叶秋。”陶轩摸了摸下巴,“现在一想,按照叶秋的说法,那个时候他应该还没起来吧?”


“我回到酒桌上以后,本来想找你喝一杯,他们跟我说你也去厕所了,还问我没跟你碰到吗?”


陶轩在这一刻仿佛被古往今来的诸位侦探一同附体,掷地有声地问:“如果你去的是一楼的厕所,那你应该早就知道我那个时候不在厕所。但是你刚刚完全没提出来,也就是说你不知道。”


“雪峰,你去二楼的厕所做什么?”






03 / 吴雪峰的场合




矛头突然指向了吴雪峰。


这个展开是吴雪峰万万没有料到的,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陶轩,对方正因为洗清了嫌疑又将了他一军而沾沾自喜着。


“怎么样,我说错了吗?”陶轩非常得意。


众人的目光也一同扫向了吴雪峰,每一双眼睛里都写着“那一晚你干了什么”的质问。


“我……”吴雪峰艰难地张了嘴,又闭上。


“老吴,在二楼厕所的那个人是你吗?”叶修问他。


吴雪峰左右环视了一周,终于还是扛不住群众的压力,点了点头:“是我。”


“上厕所哪用得着跑到二楼啊。”叶修抖了抖烟灰,“你到底跑到二楼去干什么了?”


吴雪峰的脸倏然变红了。


什么情况?!


嘉世众人立刻开启了敏感雷达,为什么吴雪峰一提到去二楼就脸红了,这其中必然有诈!


“老实交待,怎么回事?”众人的啤酒瓶子纷纷又举了起来。


“那什么,我接了个电话……”


吴雪峰看着眼前这拷问的阵势,意识到自己今天不交代清楚是跑不了了,干脆举手投降,主动把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。




吴雪峰恋爱了,就在昨天晚上。


对象是电竞之家在H市的采访站里的记者姑娘。


在荣耀职业联盟征战的第一个赛季,嘉世战队的驻扎点就在嘉世网吧。初出茅庐人手不足,各个方面都是一派兵荒马乱。


叶修忙着考虑每一场比赛的阵容和战术,苏沐秋忙着给战队的角色搞银装,陶轩忙着跑东跑西拉赞助和战队资金运作,于是吴雪峰就接过了和媒体这边的交流事宜。


每场比赛打完以后,电竞之家的记者都会联系吴雪峰,提出一堆关于本场比赛的问题来写新闻稿。


来找吴雪峰的记者人选经常更换,其中有一个新人姑娘,好像对荣耀接触的不是很多,每次都问一些漏洞百出的低级问题,很不着调。


吴雪峰性格好,每次都耐心给她解释她的问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
一来二去姑娘不好意思了,说我是刚刚转到荣耀这边工作的,游戏也开始玩了,但是荣耀操作真的太复杂了,她补了很多比赛视频,还是常常看不明白里面的关键点在哪。


姑娘评价叶修和韩文清的交手道:“我刚刚以为大漠孤烟这一拳已经打实了,一叶之秋突然不知怎么就闪出去了,然后大漠孤烟的血就嗖嗖地掉了。”


“职业选手太可怕了。”她心有余悸地说。


“这两个人是很可怕。”吴雪峰点头表示同意。


“我觉得你也很厉害啊。”姑娘说,“网上评论一直说嘉世叶秋和苏沐秋的搭档怎么怎么无敌,但是我看比赛的时候,经常觉得好像气冲云水放了个技能之后,场上的走势就变了。”


“虽然看不明白里面的技术内涵,但是你有在为他们助攻吧?”


吴雪峰一时说不出话来,半晌他说:“我都搞不清你到底是不是个荣耀初心者了。”


“我说对了?”姑娘开心地说。


吴雪峰从来不介意自己在场上的贡献会不会被外界认可,但是当连不怎么懂荣耀的人都对他说你很厉害的时候,他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开心的。


“你眼力长进了。”吴雪峰说。


“我还是那个我,哪里长进了。”姑娘摇摇头,又有点沮丧,“我能看出来,是因为认识你以后,看嘉世的比赛我一直在看你而已。”




在这一刻,吴雪峰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动了。




嘉世夺冠的这天晚上,吴雪峰在半夜的酒桌上接到了姑娘的来电。


他一边说着我去个厕所,一边拿着手机上了二楼。


“恭喜你!!”姑娘在电话那头开心地喊着,“我就知道冠军一定是属于你们的!”


“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”吴雪峰拿着手机走进了二楼的厕所,顺手打开了灯,“电竞之家是什么无良企业,这么晚还要让员工加班?”


“我不是来采访的!”姑娘说,“这是来自私人的祝贺!”


“那怎么这么晚才打过来?”


“刚夺冠那会儿你们应该忙的要死吧,哪里顾得上接我的电话。我特意挑了这个你应该还没睡,但是又有空的时间点打过来,简直机智!”姑娘很开心地说,“你看你这不是一下就接起来了。”


“错了。”吴雪峰说,“我一下就接起来,是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。”




“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。”吴雪峰说。


“其实我已经不太关心叶秋的账号卡怎么样了。”嘉世的某队员面无表情地说,“我现在只想把吴雪峰拉出去枪毙。”


“那个记者姑娘我见过……”他旁边的队员有气无力地说,“之前来过我们网吧的,圆脸,大眼睛,很可爱。”


网吧内的气氛一阵萧条,队内出现了脱团的叛徒,比队内出现了霸图的叛徒还要令人心碎。


“呃,为了将功赎罪,我有重要情报要上供。”吴雪峰举起手来,“我上来的时候没走包厢那边,但是打完电话下去的时候路过了。那会儿灯是关着的,也就是说叶秋已经来过又走了吧?”


他看向另一头的叶修。


叶修和他对上目光,想了想点点头。


“如果你的账号卡是那会儿忘在包厢里的,陶哥又说他没看到账号卡。那在陶哥上去之前,应该还有人到过二楼的那个包厢才对。”


吴雪峰说:“我大概知道那个人是谁了。”


他起身走到众人身后,把全程毫无声息地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一个男人推醒了。


“榕飞,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到二楼去了?”






04 / 关榕飞的场合




关榕飞睡的一脸神智不清,抬头看着身边围的这一大圈人。


足足愣了一分钟的神后,他点点头说:“是啊。”


“还真是啊。”吴雪峰感慨道。


“原来你不确定啊?”叶修诧异。


“昨晚上我没怎么喝多,快到后半夜的时候醉倒了好几个,我把他们都扶到一楼休息区那边了。”吴雪峰伸手给关榕飞递了一瓶水,“榕飞是我第一个扶过去的,后来突然不见了。”


关榕飞接过来扭开喝了一口:“谢谢。”


“所以呢,你上去干什么去了?”


关榕飞一脸淡定地说:“半夜手机弹窗提示我女神发了微博,我上电脑用我自己做的小程序给她刷转发去了。”


室内忽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。




“……原来你追星?”


叶修勇敢地挺身而出,成为那个打破寂静的勇士。


“我没说过吗?”关榕飞疑惑。


“从来没有啊?!”嘉世众人觉得他们这一早上实在是承载了太过巨大的信息量。


“她真的特别好。”


关榕飞掏出手机按亮了锁屏,上面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孩,扎着可爱的双马尾。


“哦哦我知道了!”有人说,“最近新出的一个什么偶像组合的成员吧,这身衣服我见过。就萧山体育馆前面那个公交站,站牌上挂过她们的CD广告。”


“对对对!”关榕飞忽然激动了起来,“那张CD我有一箱,给你拿两张你听听看?”


“为什么要买那么多啊!”


“CD里面有抽选码,抽选码中了的话可以去参加她们的握手会,所以要搬箱。”关榕飞认真地说。


“活生生的偶像宅!”嘉世众人震惊了。


“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啊。”吴雪峰摇了摇头,“你是怎么喜欢上她的?”


“她打荣耀的。”关榕飞说。




关榕飞一开始是从嘉世网吧的常客那里听说的这个偶像组合。她们最近相当火,大街小巷放的都是她们又唱又跳的新歌MV。


“她好像打荣耀。”那几个常客在休息区聊天,“我在微博上看到过她给嘉世的比赛视频点赞。”


“她是嘉世粉?”旁边人惊讶道,“有眼光!”


嘉世网吧是嘉世战队的后台这件事,网吧里的熟客都是知道的,甚至有不少人就是嘉王朝公会的成员。这些人是亲眼看着他们一步步把战队拉扯起来的,可以说是嘉世战队最死忠的一批粉丝了。


“会不会是人设啊?”又有人怀疑道,“现在不是很多偶像都会给自己贴标签嘛,什么宅女啊球迷啊之类的。”


最开始开启这个话题的人说:“她好像没在公共场合提过荣耀相关的话题啊,除了点赞也没别的什么了。”


“也有可能是手滑吧,反正和咱们也没关系。”


“CD到了吧?走走再去下个本。”


熟客们结伴回去打游戏了,关榕飞把手机掏出来,搜索了一下年轻爱豆的微博,不知出于什么心态点了个关注。




关榕飞是在荣耀三周年活动的时候,真正确定了他女神是个荣耀玩家的。


原因很简单,她手滑了。


在游戏里做完周年庆任务后,可以点击分享到社交平台上,女神大概是玩的时候一不留神点到了,又或者是上错了微博号,就那样把活动链接给分享出去了。


关榕飞那个时候还不是她的粉,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完全是看热闹的心态,心想她到底会不会删掉呢?


答案是,没有删。


那天晚上她微博下的评论和转发简直群魔乱舞,荣耀粉和女团粉混合联谊,她的名字和荣耀一起作为关键词上了热搜。


然后女团黑很快也跟上了,呐喊着XXX肯定是看见荣耀这个游戏现在特别火,想要跟着蹭热度吸人气!


怎么打个游戏还能搞出来这么多阴谋论的?普通荣耀宅男兼银装研发者关榕飞哪见过这种阵仗,看的是目瞪口呆,不由地感叹一句做人真难,做明星真难。


隔天关榕飞再打开微博的时候,看到女神转发了自己手滑的那条荣耀分享链接,非常淡定地发了一句:“荣耀是真的很好玩,安利大家一下,有缘游戏里见。”




关榕飞忽然觉得这人还挺有意思的,然后就这么慢慢粉上了。




“你们知道她昨天半夜发的什么吗?”


关榕飞晃了晃手机,俨然已经是死忠唯粉的模样,“从她手滑转发周年庆开始,足足八个月,这是她第二条和荣耀有关的微博。”


“她发的是,恭喜嘉世夺冠。”


“我去,你女神真的是嘉世粉啊!”在座的都是嘉世战队的队员和关系者,此时心里各自升腾起了春风得意的意味。


“不知道她有没有喜欢的选手,说不定她喜欢我呢,我觉得我这赛季打的还可以。”


“你还记得半决赛对霸图的时候你是怎么被韩文清锤出局的吗,可闭嘴吧!”旁边有人抢了话头,“决赛杀皇风牧师的时候我送了一波强势助攻,赛后分析点评都有我的名字,我觉得我有戏,榕飞你怎么看!”


“都滚。”关榕飞面无表情地说。




“言归正传,你昨天为什么跑到二楼去开电脑了?”吴雪峰拍了拍手,把偏离了好远的话题节奏重新带了回来。


“我开电脑要去前台啊。”关榕飞说,“我看前台显示二楼那台电脑晚上有人开过,就上去了。”


来了来了!


众人激动起来:“是不是你把账号卡拿走了!”


“什么账号卡?”他莫名其妙地问。


“你在开电脑的时候没注意到读卡器里还留着账号卡?”


关榕飞歪了下头:“我当时只顾着赶紧给女神刷转发了,哪有空看读卡器啊!”


得,线索又断了。


“啊,虽然我不知道,但是应该有人知道吧。”


就在大家都无精打采陷入僵局的时候,关榕飞忽然开口说:“我从包厢出来的时候和苏沐秋碰到了,但是那会儿太困了,我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。”




苏沐秋?!


等一下,苏沐秋人呢?






05 / 苏沐秋的场合




“一大清早的都围在这里干嘛?”


就在这个时候,苏沐秋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
他一脸茫然地从网吧二楼走下来,顶着一头蓬松的乱毛,完全是刚睡醒的样子。


“一叶之秋的账号卡?”


苏沐秋从裤兜里掏了一把,掏出了那张让十几个男人神魂颠倒了一早上的罪恶卡片。


“在我这里啊。”他说,“我看到了就给装兜里了。”




嘉世全体队员站在嘉世网吧的大厅里,在这一刻深深陷入了对于人生和社会的思考,他们折腾了这一大圈到底是为了什么?


还有一个男人没有放弃。


大侦探陶轩站了出来,作为第一个被怀疑的人,以及第一个被残忍曝光了自己的秘密的人,他认为自己有义务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理清楚。


陶轩说:“你昨晚上去二楼干什么了?”


“……”苏沐秋冷静地回答,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


“坦白从宽老实交代,在这个早晨我们嘉世战队是没有秘密的!”陶轩非常严肃。


“他来找我了。”


人群后面叶修走了出来,非常坦然地说:“那会儿已经挺晚了,我就让他在休息间和我一起睡下了。”


“等一下。”


经过一早上的锤炼,陶轩心思缜密地捕捉到了叶修话里的漏洞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二楼那个休息间里好像只有一张单人床啊。”


“你们俩是怎么睡了一晚上的?”


众人审视的目光在叶修和苏沐秋之间来回游走,嘉世队员们已经完全失去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!


谁能想到!在夺冠的这一夜!在嘉世网吧神秘莫测的二楼!居然发生了这么多故事!


而现在!他们的队长和副队长之间好像也有秘密!




苏沐秋确实也有秘密。


他在决赛前一天的晚上向叶修告白了。


“选择这个时间点,你是皇风那边派来动摇军心的奸细吧?”


叶修木在电脑前,抖烟灰的手没稳住,纷纷扬扬洒了一桌面。


“没有。”苏沐秋很实诚,“其实明天决赛我有点紧张,然后我突然想到可以跟你告个白,用紧张来覆盖紧张!”


“所以你先不要回复我,让我紧张到明天打完比赛!”苏沐秋丢下这句话以后起来就跑,仿佛被追杀一样逃出了叶修的房间。


“你可真是个天才。”


叶修面无表情地评价。




结果第二天比赛打完,从嘉世队员站上领奖台举起奖杯,到酒过三巡回到嘉世网吧,他们都没能找到单独说话的机会。


直到后半夜,要和苏沐秋死磕到底的队员们先后阵亡,他才放下全程大量兑水的酒杯,维持着仅有的理智偷偷摸向了二楼。


走到二楼包厢门口的时候,恰好和关榕飞撞在了一起。


苏沐秋犹豫了一下,转身进入了包厢,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敲下了“告白被拒绝怎么办”的字样。


网络的智慧告诉他,被拒绝的话就二二三四再来一次,成了皆大欢喜,不成一拍两散。


可以说是非常废话了。


选择求助网络的自己也可以说是非常弱智了,一定是酒精里含有减智成分的错。


苏沐秋抵着额头关机,然后低头看到读卡器里塞着一张账号卡。




叶修在一股熏天的酒气中睁开了眼睛,看到床头蹲着一个人傻乎乎地看着他。


“你可能是想吓死我吧?”他眯着眼睛说。


苏沐秋趴在床头,拖着下巴看着他。


“我来回收我告白的答复了。”


叶修从床上坐起来,自上而下看着苏沐秋。他进来的时候没关门,往休息间里漏进来了一道微光。


现在他就盘腿坐在这道光上,弯着眉眼冲着叶修笑。


明明是告白那一方,但是这家伙看起来根本没有丝毫不安,仿佛他才是稳操胜券的那个人。


“你知道自己身上真的很难闻吗?”叶修说。


“啊?”


苏沐秋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:“说实话我鼻子已经失灵了,什么也闻不到。楼底下才真叫一个人间地狱,望你明早下楼的时候珍重,那会让你感到……”


他话才说到一半,就被微微弓下身子的叶修吻住了。




“我现在就已经感受到了。”叶修说。








End

评论
热度(2409)
©维以不永怀 | Powered by LOFTER